<em id="ls0hd"></em>

      <div id="ls0hd"></div>
      <div id="ls0hd"><tr id="ls0hd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ls0hd"><tr id="ls0hd"></tr></progress>
          <div id="ls0hd"></div>
          <div id="ls0hd"><tr id="ls0hd"></tr></div>
          新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甜蜜的冤家 > 正文 第126章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
              经过一夜的追捕,还是没有我们俩的踪影。?#25490;?#19968;早又闹得沸沸扬扬。

              经历了一天一宿的巨大变故。?#25490;?#20960;个大?#26657;?#26174;得焦躁不安,各自有各自的打算。王老爷子一直在昏迷,上海数家医院的权威都被请来会诊,一致认为活下来也属于奇迹中的奇迹,现在尚不能明确是否伤及到脑神经,他们的结论是,如果是长时间,血压稳定,脉搏正常,还不能转醒,那就要做很可能长期昏迷不醒的准备。

              特护病房外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刘询说:“大家千万别往坏处想,王老爷子吉人自有天相,红颜菩萨上帝全能保佑他,他一定会过这一节,大家都不要哭,不要沮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阿七说:“那锦堂这小子真的心狠手?#20445;?#20026;?#35828;?#32769;大居然把王老爷子当成杀刺,王爷算挨了他的暗算,现在还在医院抢救,怎么办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阿六附和:“幸亏我和阿六及时赶?#21073;?#37027;锦堂他妈跑得无影无踪,老大昨晚抢救了整整一晚,差一点就完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对对对,不要被这个小子给蒙骗了,他已经丧心病狂,当年要?#30343;?#29579;老爷子收养了他,他也不会有今天,他现在的身手,不要至于当年的王老爷子,他要是发起疯来,报复到我们几个知情人的头上,你我早晚得跟着遭殃,亏得我行事果断,已经下了格杀令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这一回掘地三尺也要?#39068;?#20010;畜生?#39029;?#26469;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要乱来?#21073;?#37027;锦堂是我们看着长大的,他平时怎么样?我们都很清楚,王老爷子养大,他长大成人,做得光明磊落,情真意重,他知道真相会?#26377;?#24213;的感激,何况他们已经有了20多年的父子情份,绝不会那么绝情,你赶快收回命令,把人给我?#19968;?#26469;,万万不可自相残?#20445;?#20419;成大错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阿六不?#22836;?#30340;他:“我现在只知道一样,就是王老爷子的命,差一点就站在这小王?#35828;?#25163;上,这小子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根本不?#22812;?#24320;露面,这就是最好的证明,现在王老爷子不能?#19981;埃?#35753;我做主,我绝不会让那锦?#36855;?#26469;伤害老子,这小子仗着老爷子宠着她,护着她,一向不把我们这些老人放在眼里,他有什么功劳,小小年纪就爬到你我头上,这叫做养虎为?#36857;?#36825;一回一定要老爷子看清楚到底谁对他最忠心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刘询觉?#27809;?#20505;已?#21073;?#20182;拍了桌子说:“我们耽误自?#28023;?#23601;是要替王老爷子报仇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众从附和“对对对,不要养虎为?#36857;?#20107;不宜迟,要快刀斩乱麻,王老爷子一向心软,我们做兄弟的,要替他?#34987;?#31435;断,等他醒过来,等王老爷?#26377;?#36807;来念起养?#21448;?#26087;情,又会放虎归?#21073;?#21040;时候我们?#23478;?#36319;着遭殃,这天下是我们打出来的,不能再让别人坐享其成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宋过知道,一句两句劝不住,又惦记着那绵堂,忍不住就问:“老爷子究竟怎么样,他醒过来没?#26657;?#36825;件事还有老大做主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阿七看了他一眼说:“医生说王老爷?#26377;脑?#24456;弱,随时都可能有危险,他已经不能再承受任何刺激了,小心你在里面好好的帮助我,外面的事情你也许搞不清楚,不过不用着?#20445;?#20961;事有我?#25512;?#21733;,我们自有分寸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说走就走,他们急得团团转,王老爷子生死未仆,那绵堂又下落?#24187;鰨飞?#20196;一下,那绵堂?#31080;?#25104;为人?#35828;?#32780;诛之的叛徒。吴妈仿佛看到20多年前那场悲惨的那个重演,她如坐针?#20445;?#19968;时间头发都白了许多,最后只能让大家赶快找那锦堂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家对刘询的话,佩服的五体投地,连连点头,放心,大哥,你看怎么办?

              ?#38712;?#27966;多些人去找,要撒大网,最好还是报警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报警,但又?#34892;?#36364;躇。…

              “对!王老爷?#26377;?#26469;之前,用尽一切办法,除了这个祸根在说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阿六感觉到刘询的手,颤抖着传递的力量,倍觉鼓励,使劲点头:“对!我会根据刘大哥的话去办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位医生大喊,哪位家属?病人醒起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王老爷子的头还是不能骚动,睁着眼睛似乎在无助的寻找着什么,又像在费力的思索着什么,流行扑上来,抽泣道,老爷子你觉得怎么样?

              阿七?#26029;?#36947;:“王老爷子,你醒了就好,都亏刘堂主,他给你输了好多的血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王老爷子目光?#20102;?#20102;一下,口中开始说着什么,大家都俯身下去,凑近听了听,声音断续,几不可辨别:“找…找…锦儿回来…让他主持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刘询第一个听清楚,他愤怒的直起身来,目光怨毒,这时候,阿七兄弟也进病房,七嘴八舌的发问,刘堂主老大说了些什么?

              阿六和刘洵一起沉默着,因为是死亡的辉光已经从王老爷子眼中透出来,果其不然,王老爷子停止说话,头向上仰去,全身开始抽筋。刘询用手帕堵住了口,适时发出一声?#24179;校?#21307;生护士冲了进来,推开他们,给王老爷子罩上氧气罩,接着将被单掀起,有一个年轻的医生开?#20960;?#20182;做心肺复苏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刘询目不转定的,盯着那颗曾经诧叱风云的头颅,如今陷在枕?#26657;?#19968;动不动,身上插着管子,再也不能做雄狮怒吼了,他百感?#24739;?#27442;哭欲泪,曾为?#35828;?#21040;权利,他不惜一死,终于20年过去了,他永远是老二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想起了20年前往事:

              20年前,他们4个兄弟,她们年纪相仿,志趣相投,嗜血为盟,发誓要共同生死,在上海滩闯出自己的名头来。王老爷子,是背了人命的逃犯,而我是没读几年书,打打杀杀几年,很快就过去了,我们相互扶持,肝胆相照,终于有发达的一天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时候,上海江湖次序,?#35748;?#22312;要明朗的很多,他们的抱负都不比你小,心气都很高。虽说生死有命,?#36824;?#22312;天,但是经验是血和命换来的,凭什么给那锦堂就这么简单得到这个位置?这几年上海变化很大,上海如同直接开进屠杀场,各路人马杀得血流成河,惊心动魄。他很清楚,即使自己当?#25490;?#22823;哥,但是也斗不过别的更大的帮派,他选择跟一个新的龙头大哥,这没有什么不对选择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别怪我大哥。人可?#24616;不?#38590;,却不能同?#36824;蟆?#26159;你让我选择这场权力的角逐杀戮?#26657;?#26159;你让我变的利令智昏,冷酷无情,人世间就是如此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所以那锦堂必须死!

              这些年来他已经尝到权力与金钱的巨大魅力,我已经知道,在我们?#25490;疲?#26377;很多的?#20160;?#21644;投资,光是我们这个注册的?#20160;?#23601;足以买下一条南京东路地皮,沪西地盘,不包括海外?#20160;?#25454;悉海外?#20160;?#26377;上万?#21073;?#29579;老爷子还要去赞助给革命!

              率  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这些年打下来的财富,交给别人,我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景堂意气风发的坐上老大的宝座,看着他们父子并肩?#24863;Γ?#25351;点江?#21073;?#32780;他只能注定是一个?#24616;?#32773;,每到这时,他心里就像猫抓似的一样,这对父子俩,几乎?#25345;?#20102;?#25490;桑?#32780;他更像一只可怜兮兮的老二,需要仰视才能看见这两位。

              哈哈哈,一夜之间,所有的一切都变了,叫人目不暇接,眼花缭乱,那锦堂这时候便成了丧家之犬,我要让他永远回不了上海?#30149;?

              王老爷子已经快要死了,这一瞬间我要?#20154;家?#38215;定,是的,我要?#27809;?#25226;那经常揪出来,我要大声喊,是大少爷回来了,大少爷杀?#27515;?#29239;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仇恨依然埋藏了20年,我本来是要认命的,但是,我不相信,我要放手一搏,一切?#23478;?#20570;的随心所欲,一切?#23478;?#20570;得天衣无缝。

              ?

              玻璃门哗啦一声被推开,医院门口前埋伏的一起干人。见到那绵?#20204;?#30528;我,我们两个人狂奔而出,全部大吃一惊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为首的阿六,首先醒过神来,他大叫一声:“快来了抓住他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足足有几十个人同时向门前包抄过来,那锦堂顿时明白,这些人是来守株待兔的,后悔一时乱了方寸,忘记翻窗,越墙而去,看到社团的兄弟们全红了眼,闭了上来,他?#38393;?#26356;是大乱,哪忍心下手,退了一步说:“慢!阿六叔,叫他们住手,听我解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话音未落,刀光一闪,那锦堂本能头一侧,两柄飞刀已经擦肩而过。

              阿六一击不?#26657;?#22823;呼上都给我上杀了是那绵堂。

              门中高手双手成掌,恰似两个蛇头随意扭动,便知他练的功夫蛇拳,这路拳法在华南流传极广,动作看似阴柔,实则招招暗藏凶险?#34987;?#19968;旦对方触犯了‘蛇’的禁忌,种种如影随形的杀招就会接连而至,将我?#21862;?#33267;死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锦堂熟门熟路,轻易躲过,和冲上来的人交上了手,在看不清虚实的情况下后退半?#21073;?#20197;避过对?#25509;?#38754;刺来的第一下‘惊蛇’。不料门中高手得理不让人,双手架势一变,忙不过来改过?#21543;?#32544;人?#20445;?#20854;身子在空中跃起一飞,一?#23567;岸旧?#25758;珠势”迎面而至。蛇信般的两指直取那绵堂的双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绵堂面对面‘蛇信’,反而不避让,以眼相欢迎,在对方指即将探到双眼时候忽然出手,左手抱着门中高手,高手被摔倒地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绵堂不恋?#21073;?#25289;着我就走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听阿六在下面叫嚣。如果谁敢帮是那的,连你们一块儿杀。

              出手就是致命的飞刀,又一口一个姓那的。纳景堂当下一股傲气激荡,拳腿并用,将身边的人之一下台阶,指着阿六说,想抓我?#25512;?#20320;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仅仅一天之隔,阿六态度已经大变。那锦堂,你太小看我了。留言早猜到你会到这里,让我守在这儿,我就不会白等。

              说罢扬手高喊,兄弟们开枪给我抓活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2楼8个窗口全部打开,加上阿6的手下,足足有30条抢,同时向大门处开火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锦堂已经懵了,大脑一片空白,他根本想不到社团已经下了死令,淬不及然,眼看就要淹没在大海之?#26657;?#31361;然眼前一闪,被一股不可抗拒力量推向门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落地玻璃门在人体的?#19981;?#21644;子弹?#19981;?#20013;碎片四溅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锦堂在一地的碎玻璃?#26657;?#20280;手拧住?#35828;?#30340;小马6,小马六中了数枪,附身瞪着他,震耳欲聋的枪声中拼力赶?#21073;?#36208;啊,带着猫大赶快走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还开了几张,托起那井糖就跑,那经常甩开我,又生扑回到小马6,小马6已经断气,眼睛还没有闭上,那经常痛声嘶哑着抱着其他触手所及,全是热热的血。

              子弹如蝗虫一般倾泻进来,我也冒凶光,再次揪着他,小雨完了,再不走我们也完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纳景堂几乎被我裹到窗前,我们两个人伴着收收横飞的子弹,跳进一片绿色的植物?#26657;?#36825;是医院的后门,那锦堂你从悲痛和震撼中清醒,反手拉起我,攀上高高的墙垣,跳了下去,夜已经全黑,那锦堂全身?#20004;簟?#30524;睛闪着光。走,他不在这里,我去别的地?#21073;?#25105;死也要见到义父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和那锦?#36855;?#27425;来到医?#28023;对?#23601;看见大门处站着许多?#25490;?#30340;人,那锦堂显得出奇冷?#29627;?#30475;来这门不好进,最好是翻窗直接到病房一层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突然觉得脖子一痛,那锦堂转身猛袭,我冷不防找?#21073;?#39039;时呆立。

              该死,那井塘把我拖到树后面,对我说,猫猫,我爱你,现在是我落难之际,遇到你,我此生不枉,但是我不会让你再跟我这样白白送命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被他点了血,我孙子不能动,急得头上青筋都蹦了出来,那经常擦了一下眼睛,取下手上的一个链表,放在我的口袋里,记住,记住,?#36824;?#25105;活着还是死了,我都没有做对不起?#25490;?#21644;义父的事情,我也绝不会让你跟我带上叛逆的罪名,一个小时后你就能自由了,我走了我爱你,他吻了我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不敢喊太大声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它消失在我的视野?#26657;?#25105;愁肠百结,我都喊了一声喊:你敢走,我就咬牙自尽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好,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医院门外站满了?#25490;?#30340;人,都在小声议论,老爷?#26377;?#20102;吗?

              还没醒,听说睁了一会儿眼,跟着又昏迷了,现在情况真不知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下次咱们?#25490;?#30495;的天要塌下来了,少帮主刺杀王老爷子,可真让人心寒了,可是为什么呢?

          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?#25490;?
         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?#23601;剑?#26080;广告清新阅读!

          kk博彩

            <em id="ls0hd"></em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ls0hd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ls0hd"><tr id="ls0hd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ls0hd"><tr id="ls0hd"></tr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ls0hd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ls0hd"><tr id="ls0hd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ls0hd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ls0hd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ls0hd"><tr id="ls0hd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ls0hd"><tr id="ls0hd"></tr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ls0hd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ls0hd"><tr id="ls0hd"></tr></div>